新闻资讯

对赵飞云如此捉弄金成武似乎大为不满

点击量:146   时间:2020-06-05 10:18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小说都会说和女人逛街是男人最恐怖的事了。”李翔龙看着正在前面家俱超市中为一套沙发的颜色已犹豫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司徒霜,感慨万分的叹道。“你是她老公,陪她是应该的。但你把我拉来算是怎么回事?”赵飞云苦着脸问道。李翔龙转过头来,看着赵飞云的眼睛,诚肯的说道:“当然是为了你的安全啦,你想想,咱们到现在有多少仇家了?前几天又刚刚惹上了九菊一派,万一他们又找上门来,我不是就会失去你这个好兄弟吗?”“真的?难道你不是为了让我给你作伴才拉我来的吗?”赵飞云不理李翔龙那真诚的目光,十分怀疑的问道。“哈!你怎么会这样想,真是让人伤心啊!我在你心目中难道是这种人吗?”李翔龙的样子可不象是伤心,倒有几分给别人说中了自己心事的神情。赵飞云看着李翔龙,一个劲的猛点头。李翔龙轻咳一声,装作没看见一样,转过头来看着司徒霜,终于忍不住叫道:“霜,能快点吗?我们还要去选婚纱呢,实在不行,把两套都买了吧。”听了李翔龙的话,司徒霜终于一咬牙,对那陪了自己已快半个小时,头上直冒冷汗的经理说道:“我就要那套红木的了,这是定金,你把东西送到这个地址……”办好了手续,司徒霜走到李翔龙面前,柔声问道:“等得不耐烦了?”看到司徒霜那微带谦意的神情,李翔龙心中的那一点点不耐顿时烟消云散:“没有,我只是担心等下不够时间选婚纱……”“铃……”赵飞云腰间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一下来电号码,他顿时眼睛一亮,急忙打开手机。“喂……灵儿,有什么事吗?……当然有时间啦……没问题,我马上就来。你等我。”放下了手机,得意的对李翔龙说道:“对不起啦,老大,我得去陪灵儿啦,你和嫂子慢慢玩吧。”也不等李翔龙回话,转过身来一溜烟钻进了一辆出租车中,扬长而去。“跑得可真快,霜儿,我们也走吧,约好的时间快到了。”李翔龙一手牵着小雨,一手牵着司徒霜的手说道。“嗯!”司徒霜柔顺的点点头,满上满是幸福之色。好不容易脱身的赵飞云满心欢喜的赶到了约会地点,一下车,却发现等着自己的似乎不止方灵儿一个人,她旁边站着的竟然是那见过一面的h国跆拳道教练金成武。满腔的喜悦顿时象是被一盆凉水浇灭了大半。“赵生生,您好!”金成武的态度十分的恭敬,不象是准备找麻烦的。赵飞云没理会他,轻轻的把方灵儿拉到一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你把他带来干嘛?”方灵儿十分无奈的看了看一旁的金成武:“我也没办法啊,他这几天一直疯了似的求我带他来见你,就差没给我跪下了。我都快被他给烦死了。”赵飞云也些奇怪,皱眉问道:“他要见我干嘛?不会是输的不服气,还想和我单条吧?”“我哪知道,你自己去问他吧。”方灵儿没好气的答道。看来这几天她真的被烦得不轻,连火气也大了不少。赵飞云见方灵儿神色不对,不敢再多问,转身对站在一边的金成武问道:“听灵儿说,金先生这几天一直在找我?不知是有什么事呢?”金成武走上前两步,先向赵飞云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正色说道:“前日与先生一战,在下才知道自己以前所学是多么肤浅,如果不是赵先生留情,我连先生一招也接不下。在下从五岁练习跆拳道,至今已有二十余年,我一生的梦想就是拿到世界自由搏击大赛的冠军……”“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赵飞云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金成武的话,对于这个他心中有一定威胁的情敌,他可没什么好心情和他客套。金成武吸了一口气,正色说道:“我想拜您为师,请先生成全。”说完又鞠了一个躬,看样子可不象是在开玩笑。赵飞云嘴巴惊得变成了o形,半晌才确定这不是幻觉,看了看方灵儿,方灵儿无辜的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知情,转过头来看着金成武说道:“对不起啊,我功夫没你想象的那么高,而且我也没有收徒的打算,你还是另寻良师吧。”心里想道:教你?那不是让你天天驻在我和灵儿面前当电灯泡吗?我有这么笨吗?见赵飞云不同意,金成武急了:“赵先生,我真的是很有诚意的。我知道在中国拜师是有很多规距的,我一定会尊守的。请一定要收下我,可以吗?”“不行,没的谈,再见!”赵飞云拉着一脸偷笑的方灵儿转身就走……两个多小时后,忍无可忍的赵飞云停下脚步,对身后的金成武怒声问道:“你到底打算跟到什么时候?我都说了我没有收徒的打算,你死了这条心吧。”“我真的是很有诚意的,先生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金成武并没有因为赵飞云的无礼而有一丝丝的不满,他现在一心只想着拜赵飞云为师。强忍着一巴掌拍死这只苍蝇的冲动,赵飞云眼珠一转,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带着恶魔般的笑容,盯着一脸诚恳的金成武问道:“你真想拜我为师?”见赵飞云似乎有改口的意思,金成武精神一振, 香港挂牌最新最快更新网站急忙点头道:“请先生成全。”“好,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只要你能在这里倒立到明天这个时候脚不着地, 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我就收你为徒。要是你做不到, 正版铁算盘一句解特码就别再说我不给你机会了。”仿佛没有看到赵飞云眼中的嘲弄,金成武眼中一亮,大声说道:“好,我一定会做到的。”说完,也不管这是在大街上,一个倒立,双手撑在地上,引来了无数路人的围观。“好了,你自己慢慢看着时间吧,现在是中午一点钟,到明天这个时候之前,只要你的脚沾了一下地,就不用再来找我了。拜拜!”说完,拉着方灵儿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扔下了在大街上被人当怪物看的金成武一个人继续在那倒立着。“你也太捉弄人了,你这是不为难他吗?”方灵儿边走边说道,对赵飞云如此捉弄金成武似乎大为不满。“哪啊,我这是在考验他的耐力和决心。要学功夫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吃不了苦还不如不学呢。”赵飞云一脸得意的胡说道。“是吗?”方灵儿看了赵飞云一眼,笑眯眯的问道:“那赵先生,你不是答应过教我功夫吗?是不是也要考验考验我啊?”“当然不用,你怎么能跟他比?”赵飞云一脸正气的说道:“你可是我女朋友,未来的老婆,他只是一个洋鬼子,当然不能混为一团啦。”“可是我很怕吃苦哦,这样不是练不成功夫吗?”方灵儿脸色微微一红,却没有反驳,反而故意和赵飞云开起了玩笑。“说笑呢,我怎么会舍得让你吃苦?放心吧,你练功的事我还想办法,一定让你练得又快又强又舒服。”赵飞云看着方灵儿那含羞带嗔的芙蓉娇面,顿时三魂少了两魄,不顾后果的又许起了空头支票。只要心上人现在开心,至于以后会不会破产的事……以后再说吧。司徒霜穿着由法国著名服装大师亲手设计并制作的洁白婚纱,带着幸福的笑容,轻轻的转了一个圈:“怎么样?好看吗?”李翔龙清清楚楚的感到自己的心跳明显加快,只觉得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四周还在发愣的服装店的员工,笑道:“你看看他们的反应就知道啦,我最最美丽的小新娘。不过,那个衣领一定要开得那么低吗?看着别的男人拿这种眼光看着你,搞不好我会忍不住干掉他们的啊!”虽是说笑,但如果真有人不怕死色眯眯的死盯着司徒霜的话,以李翔龙的性格,新闻资讯很难说不会成为现实。一把抱住李翔龙,旁若无人的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司徒霜娇笑道:“怎么?你吃醋了?”“嗯!我就是见不得别人看你时那色眯眯的眼光。”李翔龙虽早已不是常人,但在这点上,似乎和一个普通的男人没什么分别,一样的见不得自己的心上人被别的男人惦记。“可是,这样一改,可就没原来好看了。”司徒霜有些不情愿,人生唯一一次的婚礼,是一个女人最美丽的时刻,当然不想留下遗憾。“这好办,但他们做两套好了。这套就这样不变,再做一套高领的。到时,给别人看时装高领,给我看时穿这套好了。”李翔龙一脸轻松的说道,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主意多么怪异。司徒霜到底不比李翔龙这样丝毫不把世俗的一切放在眼中,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柔顺的的头贴在李翔龙的胸口轻声说道:“好吧,我都听你的。女为悦已者容,我的美丽本来就只属于你。”谈好了婚纱的事,从服装店出来,一个身穿西服的年青男子走了上来,对李翔龙弯腰鞠躬道:“请问是李翔龙先生吗?”“我是,你找我有什么事?”李翔龙点点头,这个男子他一早就发现了,不过是个普通人,也就没去理会他。“在下是樱花财团的助理,我们财团主席樱木太郎先生想和您见一面,请阁下不要拒绝。”李翔龙心里一下就明白了,原来是九菊一派又找上了门来。不过,看来这次他们似乎改变了方式,想来软的了。看了看身边的司徒霜和林小雨,李翔龙想了一下,对那男子说道:“我现在没空,你让他两个小时后在华天酒店等我。”这男子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料到李翔龙竟会这样大牌。要知道,樱木财团可是国际知名的大财团,几乎控制着r国四分之一的经济,就算是各国的政府要员也不会这样对他们董事长说话。但他到底还是受过严格的职业训练的专业人士,马上回复了过来,依然十分有礼的说道:“好的,我一定转达你的意思。”看着那男子上了一辆名牌轿车走远,李翔龙脸带谦意的对司徒霜说道:“对不起啊,今天看来不能再陪你了。”司徒霜笑了笑,说道:“没关系,你放心去做事吧,不用担心我。”李翔龙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担心他们会引开我后,对你和小雨不利。你能不能和小雨先在龙家坐坐,我很快会办完事来接你们的。”“好吧,你自己也要小心啊,千万别逞强。”司徒霜关切的叮嘱道。李翔龙轻轻的扶摸着司徒霜的秀发,柔声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老公虽不是什么天下第一高手,但想干掉我,还是没那么容易的。”“要不,还是把飞云也叫回来和你一起去吧,两个人多少有个照应。”“不用了,他们应该只是想我和谈谈,这里可不是他们的地界,他们不敢乱来的。”李翔龙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走吧,我送你们去龙家。小雨,你要听霜阿姨的话,知道吗?”小雨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让李翔龙抱着进了出租车。看着司徒霜有些紧张的神色,李翔龙第一次感到自己好象有些孤掌难鸣。虽说因为一系列的奇遇和努力,自己现在也算是个少有的修真高手了,但到底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以前只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但现在多了司徒霜这个牵挂,总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一有什么事只能去求龙家的帮助,虽说龙家的人从没拒绝,对自己也十分的客气,但到底还是外人,长期下去总不是个办法。而且,自己的仇人都是强到变态的组织,李翔龙还没有自大到认为光凭着自己和赵飞云就能把神圣教会和里高野除掉。看来,是时候该建立自己的势力了。两个小时后李翔龙来到了华天酒店,那带信的男子早已等在酒店门口,见李翔龙过来,急忙走上前来说道:“李先生,樱木先生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了。请跟我来。”李翔龙没有出声,默默的跟在这男子身后走着。其实,他跟本就不需要有人带路。虽然没见过这位樱木家主,但他早已感知到了这酒店中有一股丝毫不弱于他的强大精神力的存在。这股与前几天偷袭他们的那几名女忍者十分相象,但带着丝丝霸气的精神力除了樱木家主,还会有谁?来到了一个豪华包间门前,男子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樱木先生,他来了。”“请他进来吧。”一个低沉的老人声音从房里传出,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字,却能让人感到这话中包含着的那一股不可抗拒的压力,这声音的主人显然是一个经常给别人下命令的人,否则,语气中是不会自然带有这种气势的。轻轻的推开门,男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李翔龙走进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对门坐着的那位五十左右的老者,一身黑色西服,虽然年龄能看出有五十岁,但他身上表现出的强大活力却是二十岁的年青人也很人有的。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已有一股难以言状的霸气淡淡的散发着,令人有一种臣服的感觉。李翔龙还没开口,突然一股强大的精神压力当面扑来,如果自己的修为差一点,只怕就要当场就要出丑了。李翔龙眼神一凌,毫不示弱的展开自己的精神力,针锋相对的与老者的精神力相抗衡,一时间,两人竟谁也耐何不了谁。“轰!”两人间的那张名贵红木圆桌经不住这无形的压力,竟突然间粉碎成一堆一寸大小的碎木块。李翔龙突然感到压力一轻,知道对方已有意停手,也就小心的收回了功力。“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出去吧。”老者对那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惊得目瞪口呆的下属说道。男子应了一声,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关上了房间的门。他可能一生也想不明白,一张结实到拿刀也很难砍碎的红木大桌,怎么会自已碎成那样。“后生可畏啊,看来中国真是藏龙卧虎,以你这种年龄,就能有这样的修为,令师真是神人啊!”老者看着李翔龙感叹道,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请坐,刚才一时忍不住想和你切磋一下,没有别的意思,有失礼之处,还请见谅。”“樱木先生是我所见这的人中,实力最强的。九菊一派,的确是名不虚传。”李翔龙坐到沙发上,真心的赞道。除开吕洞宾和白起这两个已超脱地界的仙魔,这位九菊一派樱木家的家主,单论功力还在赵飞云之上。就算是他自己,也只能算是伯仲之间。“樱木先生找我是为了林小雨的事吧?”李翔龙开门见山的问道。“你所说的林小雨其实是我的亲孙女,也是我选中的樱木家未来的家主,樱木小雨。我知道这可能很难令你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樱木太郎叹了口气,似乎有很多的话不好出口。“我信。”李翔龙一脸淡然的说道:“象你我这样的人,是没必要说谎的。而且我能感到小雨和你的精神波动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我绝对相信她就是你的孙女。”

  围棋大师们的棋风跟武侠小说里的各路武功有异曲同工之妙,有不少棋手的外号也有着浓浓的武侠风格。到了古力孔杰这80虎一辈,棋手们的外号变得更加多元化。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