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资料

但心里却又总些七上八下

点击量:181   时间:2020-06-04 16:07
“你……请问你是……?”司徒霜本来是找李翔龙来的,可没想到开门的竟是一个自己从没见过的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如果不是太熟悉这个房间里的布置,她真会以为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了。“你好,我叫樱木惠子,是昨天刚搬进来的。请问你找谁?”惠子也微微愣了一下,司徒霜的美貌让她惊讶无比。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另一个女人拥有不下于自己的容貌。而司徒霜的美丽,与她却又有些不同,那是一种柔顺中带着坚强的美丽。不过,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在这时发生了作用。从惊讶中马上回复了过来,鞠了一个躬,十分有礼的问道。“我叫司徒霜,是李翔龙的未婚妻。我怎么从来没有听阿龙和飞云说过你要住进来?他们两个呢?”可能是以前干警察久了的关系吧,司徒霜并没有马上相信惠子,看着惠子的眼睛警惕的问道。“请进来坐吧,至于我的事,我想还是由你未婚夫来亲自告诉你比较好吧。他们一早就出去练功了,应该快回来了吧。”司徒霜走进房间,坐到了沙发上,细细的打量着惠子,心里不得不承认,如果单论美貌,惠子绝不会比自己差半分。而惠子身上,更有着自己所缺少的那种似水的柔顺气质。相信面对这样一个千娇百媚,柔情似水的绝色美女,没有男人会丝毫不动心吧?想到这里,心里没来由的一慌,阿龙现在天天和她住在一起,会不会……不会的,阿龙绝不是那种人,我应该相信他才对。虽说努力的这样说服着自己,但心里却又总些七上八下,只盼着李翔龙快快回来,好问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惠子此时心中也并不象她表现的那样平静。刚刚她听到司徒霜自称是李翔龙的未婚妻时,心中竟突然有一种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之后,她一直暗暗注视着司徒霜,希望能找出她的缺点。但是,她很快就失望了,不得不承认,司徒霜与李翔龙真是天生的一对,相信他们如果站在一起,将是世间最完美的情侣吧。而此时,李翔龙和赵飞云其实已到了家门口,却没有马上进门,反而很小心的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不让惠子和司徒霜发现。“老大,你惨了,快想想怎么跟大嫂解释吧。”“废话,我这不在想吗?见鬼了,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霜儿怎么会跑过来的?”李翔龙烦燥的摸着脑袋低声诅咒道。赵飞云看了看大门,似乎有些担心的问道:“你说她们该不会打起来吧?要真是这样,大嫂可干不过那个惠子的。到时你帮哪个?”“废话,我当然是帮霜儿啦。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李翔龙语气不善的看着赵飞云狠狠的问道。“哈,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要不,咱们再出去转一圈,等大嫂走了再回来?”李翔龙认真的考虑着这个诱人的提议:“唔,是个办法……呸!我为什么要怕?我又没做对不起霜儿的事。”“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嘛……不过,老大,你的桃花运真的很差耶,昨天才进门的大美女,今天就给大嫂发现了。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花心的最好,不然……”李翔龙狠狠的敲了一下赵飞云的脑袋,骂道:“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我有象你说的那么花心吗?哼!不管了,反正事情总要说清楚的,走,进屋!”推开房门,司徒霜首先站了起身,迎向一脸尴尬的李翔龙:“龙,你回来了?我等了你半天了。”李翔龙小心的看了看司徒霜的眼睛,似乎没有发火的意思,心里微微放松了一些,急忙回答道:“哦,我和飞云去城外练功了。你怎么来这么早?”司徒霜拉着李翔龙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十分亲密的说道:“你忘了?我们今天要去照婚纱照啊。”眼光却轻轻的扫了一眼惠子,似乎在向她证明自己和李翔龙的关系。“真不知道这个家到底是谁的。”被冷落在门口的赵飞云有些不满的小声嘟嚷着,走到正在一边不知在画着什么的小雨身后,看了几分钟,没什么意思,干脆回房去眼不见为静了。司徒霜笑眯眯的看着李翔龙,似乎是无意的问道:“对了,阿龙,怎么你们这多了一个这么漂丽的客人也不告诉我啊?给我介绍一下吧。”李翔龙心中一跳,沉呤了一下,把惠子的来历用最简单的话介绍了一遍,然后,看着司徒霜一脸平静的娇面,疑迟的说道:“霜儿,对不起,这件事我没来得及和你说就决定了。”司徒霜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惠子,虽说从李翔龙的语气中听出,李翔龙对这个惠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而且,她也信得过李翔龙的为人。但是,从惠子的眼中她以女性特有的直觉感觉到, 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惠子对李翔龙应该是大有好感的。也许, 正版铁算盘一句解特码现在还谈不上爱,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但如果时间一长……说实话, 精准生活幽默破解一肖她并不喜欢这样一个明显对自己有威胁的潜在情敌和李翔龙长期住在一起:“没关系,反正新房里还有几套客房,惠子小姐住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应该没什么关系的。”心中暗暗一叹,为了不让心上人觉得自己不识大体,还是说出了违心的话。李翔龙和司徒霜相交已差不多一年,哪会不知她的想法。低头在司徒霜耳边轻声说道:“放心吧,我的心很小的,装了你,就再也放不下别的女人了。”司徒霜心中一甜,原有的一点不安顿时烟消云散,反而为自己的小气有些脸红,谁知,李翔龙又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吃醋的样子真好看!”立刻,脸上升起两团红霞,惹得李翔龙色心大起,低低的在她脸上吻了一下。惠子看着李翔龙和司徒霜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还有那李翔龙看着司徒霜时那令人心醉的眼神,不由得一阵失落,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吧?从她十五岁开始,她身边就围满了各种条件优秀的男生在不停的追求她,但是,在他们的眼中,她看到的不是对她美丽的痴迷就是对她背后家族势力的巴结,从来没有一个人想过要真正的了解她。这么多年,她几乎已对所有的男人都失望了,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的。但是,司徒霜虽然不一定有自己的家势,但她却有不下于自己的美丽,可李翔龙看了她的眼神却是如此的清澈,没有丝毫迷惑于她的美丽之下。她几乎有些要妒忌司徒霜了,为什么同样是绝色的美人,司徒霜就能得到这样知心的情人呢?她那幸福的笑容,只怕是自己一生也难以渴望得到的吧?慢慢的站起身来,默默的走进里屋……赵飞云躺在床上,顺手打开了电视,胡乱的按着遥控选台。不知是不是所有修行者的通病,自从他的修行越来越高,他发现自己的各种欲望也越来越少。这说起来没什么,可是,对他这样一个天性好动的家伙来说,却是不得了的大事。没有欲望,也就没有了各种各样的生活乐趣,干什么事都无所谓,得到什么也不会开心,内幕资料任何事都好象可做可不做……好彩他到现在为此,对女人的“性趣”还没有消退的迹象,不然,只要想到自己可能会变成一个四大皆空的活死人,他就会忍不住一阵阵的发寒。“不知道老大有没有这个副作用,改天一定要问问他。”将一颗花生扔进嘴里,赵飞云喃喃自语道。“……一名h国籍男子在商业街倒立一天一夜,终因体力不支而昏倒在地。目前此人已被110送往医院治疗,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咳……”电视上突然出现的新闻报导让赵飞云差点没被花生呛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视上播出的那个画面,不可思议的失声叫道:“这小子真的倒立了一天一夜?玩笑开大了吧?”“铃……”手机又在此时响了起来,号码是方灵儿的。“灵儿吗?你……”赵飞云一句招呼还没打完,方灵儿那怒气冲冲的声音已打断了他的开场白:“金教练进了医院了,看看你干的好事,现在玩出祸来了吧?我看你怎么收场!”没功夫去诅咒为什么老大的女朋友一个比一个温柔可人,自己好不容易喜欢的一个却是个母大虫,赵飞云小心冀冀的问道:“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他?”“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你可别忘了答应过人家的事,我最恨男人不守信用了。他现在在市中心医院,来不来随你了!拜拜!”说完,就挂了话筒。方灵儿的电话打消了赵飞云不认账的卑鄙想法,让他不得不正视一件事:他就要当师傅了,而徒弟极有可能就是他的情敌。良久,一声惨叫从他的房中传出:“天哪!你也不用这么玩我吧?”“靠!你发什么神经?”房门被一脚踢开,李翔龙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也难怪,任何人在和女朋友亲热时突然被一声怪叫打断,心情想来都好不到哪里去。从那扇门还没坏至少可以看出,李翔龙还是克制过的,不然……需要修理的,可能就不止是一扇门了。赵飞云一脸苦瓜的看着李翔龙:“我要收徒弟了。”“哦?那是好事啊,我要恭喜你了。”李翔龙疑惑的看着赵飞云,好奇心冲淡了不少的火气:“可你这是要当人师傅的表情吗?我怎么看你象是要被人逼着去当人孙子一样?”赵飞云哭着脸:“我倒宁愿给人当孙子,也好过当情敌的师傅。”李翔龙被赵飞云越搞越糊涂了,皱了皱眉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呵呵,还不是他自己惹下的乱子。”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李翔龙身后传来。李翔龙大喜,传过身来笑道:“大哥,你可好久没现身了。”赵飞云也急忙起身行礼:“师……师父,你怎么来了?”吕洞宾盯着赵飞云,正色说道:“飞云,金成武的事我都知道了。我知道你不过是开他的玩笑捉弄他而已。不过,为师一生行事,最重诺言,你既入我的门下,也绝不能做个言而无信之人。那金成武既已按你的要求做到,你也当依约收他入门。我看他资质虽不算上乘,但只要能下苦功,也不至会一事无成。你以后也当以此事为戒,不可轻言许诺,不然,到头来吃亏的只怕还是你自己。明白吗?”赵飞云见吕洞宾也是这样说,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师父是当定了,有气无力的应道:“弟子明白。”李翔龙看着吕洞宾教训赵飞云,心中一动,前一阵已经想过的要组建自己的势力的想法又冒上了心头。之前,一直为以什么方法开展而头痛,现在想来,这收徒不就是一个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吗?只要找到有潜力并且可靠的人,自己又有白玉垫这个宝物,而自己的功力也足以帮一般的人打通经脉。相信要在短时间内要训练出一批三流左右的弟子并不是什么难事。虽不能象赵飞云那样成为自己的强助,但也不至于象现在这样无人可用。“弟妹,这本媚心诀是我一位故人之物。我也没什么用处,对你却是大大有益,就送与你当做是为兄的贺礼吧。”吕洞宾看着站在一旁的司徒霜,拿出了媚娘交给他的媚心诀,递了过去。“这……多谢大哥。”司徒霜听着这个名字,微微皱了皱眉,感觉好象是什么邪门的功法一样,却又不想让吕洞宾难堪,还是接了过来。“这是什么功法?不会是什么媚功吧?”李翔龙却没有那么多顾忌,虽相信吕洞宾不会害自己,但还是不放心的问道。如果真是什么下流的媚功,他是绝不会让霜儿去修练的。“放心,为兄岂会害你们?这功法名称虽不好听,却是正宗的修真之术。它能让修练者将自身的吸引力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练成之后,一屏一笑,一静一动,无不包含天地玄妙,世间至美。如果在对敌之时,对手定力稍差一些的,甚至可以不战而曲人之兵。至于其他的种种好处嘛……”吕洞宾眼含深意的看了看李翔龙和司徒霜两人,笑道:“这就要你们自己去慢慢体会了。”“如此大礼,真是让大哥废心了。”李翔龙眼中一亮,他最近正在为司徒霜的修练方向发愁。自己所学的魔炎心经走的是至刚至强的道路,显然不适合身为女子的司徒霜修练,这媚心诀如果真如吕洞宾所说,那真是就象是为司徒霜量身定做的一般,再好不过了。吕洞宾见李翔龙这样感激,却也有些不好意思,心里明白这东西倒底可不是自己所送,又不好说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想了想,又一伸手,一大堆各式各样的功法密籍出现在他手中,怕不有二三十本之多:“这些虽不是什么高深的功法,但都很适合入门者修练。想来你也应该会有用吧,就一并送与你了。你可放心的传于你认为合适的人,要知双拳难敌四手,你若想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来,报你的杀父之仇,不能总是一个人单干的。”李翔龙目光一闪,没有马上去接那些密籍,盯着吕洞宾正色说道:“不管今后会变成怎样,我李翔龙就算与天下为敌,也绝不会忘了大哥的情意。只要大哥一句话,不论何时何地,要我李翔龙做什么事,李翔龙绝无二话。”吕洞宾看着李翔龙的眼睛:“你就不怕我帮你是另有图谋?万一我只是想利用你呢?”李翔龙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没有大哥,就没有我李翔龙的今天。所以我不管大哥的用意是什么,我只知道,如果大哥要我做什么事,我绝不会说二话。”“小弟言重了。”吕洞宾心中涌出一股暖意。接过密籍,将它们全部放进了乾坤手镯,李翔龙吸了一口气,笑道:“好久不见大哥,不如一起喝一杯吧。”“呵呵,二弟也喜欢这杯中之物了吗?理当如此,理当如此啊,男儿横刀立马,驰骋天下,杯中岂能无酒?”说着,吕洞宾突然用传音术对李翔龙说道:“你这不是正好来了一位手艺非凡的女大厨吗?正好让为兄也试试她的手艺如何?”“好吧,大哥你等等,我去和她说一声。不过,我可不敢保征她会不会做。”李翔龙也传音笑道,转身向惠子的房间走去。“师父。”好不容易抓到一个空档的赵飞云苦着脸说道:“那个……您的徒孙还在医院里躺着,如果您没什么吩咐的话,我想去看看。行吗?”“去吧,你的方灵儿还等着吧?”吕洞宾哪会不知道赵飞云的心思,点头笑道。

  自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接受了央视长达23分钟的专访后,由于诸多重要信息并不十分明确,又掀起了舆论界一阵热烈的讨论。据了解,足协昨日发布了召开《2020中超、中甲、中乙联赛俱乐部总经理联席会议的通知》的信息,会议将于13-15日在上海召开,联赛的开赛预案、赛制调整、天海准入问题、中乙递补问题、转会窗口、解散俱乐部球员身份等一系列问题即将揭晓。看来还是先抛出点信息,看看大家的反应,再做出最终抉择的手段,这种方法足协可谓屡试不爽,只希望这次会议可以真的能在一些大家关心的事情上有结论,真的不能再拖了,否则各俱乐部总在懵圈状态,如何继续走下去……

,,白小姐内部精选免费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