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专区

神色马上黯淡了下来

点击量:155   时间:2020-06-04 18:08
有些意外的看着李翔龙,樱木太郎疑惑的问道:“这么说,你是愿意把小雨交还给我了?”“我没说过这话。”“你竟然相信小雨是我孙女,为什么又不愿把她还给我?”丝丝的霸气从樱木太郎身上散发出来,大有李翔龙如果没有令他满意的答案,就要动手一般的气势。“小雨的去留完全在她自己,如果她想回来,我绝不会阻拦。同样,如果她不想回来,谁也不能强迫她。”李翔龙丝毫不受樱木太郎霸气的影响,淡然的说道。沉呤了半刻,樱木太郎紧紧的盯着李翔龙,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到什么答案:“你和小雨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会这样不惜一切的帮她?甚至不惜与我九菊一派为敌。你是根本没有把九菊一派放在眼里,还是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原因我早就说过,既然小雨的事我已经插了手,就不会半途而废。我没想过要得到什么东西,也没这个必要。还有,我是绝对不会小看任何人的。九菊一派是r国三大流派之一,除非是仙魔界的高人,否则谁也不敢说不把你们放在眼里。但这也并不代表我就会怕了你们。”樱木太郎看着李翔龙,神色十分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半刻后,才涩涩的说道:“这样也好……她过得还好吗?”李翔龙看着樱木露出了这亲情的一面,点点头:“很好,她过得很开心。”樱木“嗯!”了一声,张了张嘴,却又没有说出话来,有些欲言有止,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你要小心,有人想对她不利。”李翔龙没有吃惊,似乎早就心中有数:“是你们九菊的人吧?”樱木的脸色十分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你既然知道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如果真有人对花雨下手,你也不用手下留情,只管杀了就是。这件事我会尽快处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解决。”“我从来不会对我的对手留情。”李翔龙冷冷的说道:“小雨的母亲也是被他们杀的吧?”樱木脸上闪过一丝愧疚和悲伤,默默的点了点头。李翔龙皱了皱眉:“又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这是你的家事,我不会插手,但你可以放心,小雨在我这,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等你把事情办完,我会让你们见面,到时,能不能说服她就看你自己的了。不过,如果到时她还是不愿跟你走,就不要怪我不讲人情了。”“那就拜托了。”樱木点了点头,表示感谢。顿了一下,突然笑道:“对了,还要多谢你前两天对我的女儿手下留情啊,也让她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李翔龙知道他说的应该就是那个自称惠子的绝色美女,摇了摇头:“我对敌时从不手下留情,她的实力的确很强。不过经验和意志就差了些,否则,我就算能赢,也会付出一定代价的。”樱木不以为意,轻笑道:“见过你只凭声音就震伤的那两名弟子,我就知道你的实力绝对在她之上。可她一定要试一下。呵呵,让她受点教训也好,免得她真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了。”李翔龙突然想到一事,从怀中拿出林小雨所画的那几张画,递给了樱木:“小雨到我那后画了几张画,你看看。我想你也知道,她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吧?”樱木接过画,粗粗的扫了一眼,神色马上黯淡了下来,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伤感:“我对她的伤害太大了……这第九,十张我不用说你也知道,是你都经历过的事。那前八张,其实也就是小雨想告诉你她的身世……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她就能完全的相信你了。小雨的母亲,也就是我女儿阳子,因为爱上了小雨的父亲而得不到家族的同意,最终选择了私奔。这对于我们家族来说,是绝对不可原谅的。虽然他们想尽了办法,但家族还是在两年后把他们找到了。小雨的父亲就是在那时被杀,而阳子和小雨则被带回了家族。当小雨两岁时,我们突然发现,她有一种很神奇的预知能力。这也成为了她不幸的根源……虽然我很想保护她们母女,但有些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于是,我决定将家主继承人的位子让小雨来坐,一来,是为了补偿我对她母女的伤害,二来,这样就没人再可以随便的拿她来做试验的。但没想到,这反而让家族中一部分早已心怀不轨的人对小雨动了杀机,他们害怕小雨的预知能力让他们的阴谋暴露,于是派出了杀手。阳子趁杀手与我和属下大战时,带着小雨逃出了家族的控制区。我虽然让属下全力追踪,但还是晚了一步,当我找到阳子时,她走了……你那天在街上打伤的,其实并不是我的人。所以,真正说起来,你还是小雨的救命恩人。”李翔龙见事情已经谈完,心急着回去接司徒霜。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樱木先生,事情既然已经决定,如果你没什么事了,我就告辞了。”见李翔龙要走,樱木急忙开口叫道:“请留步,在下还有一件事相求,请一定要答应。”“请说。”樱木一脸狡猾微笑:“小雨到底是我的孙女,我虽然同意由你来暂时照顾她,但请恕我直言,你们到底不是亲人,再说,我想你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能照顾到她。所以,我想派个人去照顾花雨。一来可以让我放心,二来万一遇敌,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也能多个帮手。你看如何?”李翔龙一愣, 九龙高手水心论坛精选没想到樱木竟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按理说这的确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他还不能确定对方到底是敌是友, 正版铁算盘一句解特码万一其中有鬼, 铁算盘一句解一码这不是引狼入室吗?但不答应,却又显得自己太不近人情。对方以一派门主之尊对自己如此好言相求,俗话说,伸手难打笑脸人。无奈之下,李翔龙只得说道:“好吧,不过如果小雨不喜欢那人,就……”“放心,小雨绝不会拒绝她的。”樱木一脸奸计得惩的笑容,满是得意之色的说道。见樱木的这个神情,李翔龙只感到自己好象上了什么当,却又不知错在哪里,越想越不对劲,疑惑的开口问道:“你想让谁过来?”樱木呵呵一笑,神秘的说道:“到时你就知道了。”的确,李翔龙真的很快就知道了。送司徒霜回家后,当他抱着林小雨回到赵飞云的家中,看到门口已不知等了他多久的樱木惠子时,他马上就知道樱木太郎为什么会笑得那么诡异了。看着惠子那布满寒霜的绝美容颜,既使面对最强的敌手也从没有怕过的李翔龙顿时只觉头好象突然大了不少。心中诅咒了那只名叫樱木的老狐狸一百遍后,李翔龙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你好!”看着前两天还生死相拼的对手,李翔龙半天才憋出了两个字,已是一脸通红。见李翔龙尴尬的神情,樱木惠子脸色微微缓和了一些,眼中似乎有一丝笑意,轻轻鞠了一躬,娇声说道:“樱木惠子奉家父之命,来照顾小雨。相信您都已经知道了吧?还请多多关照。”“嗯……嗯……好吧,进屋来吧。”李翔龙打天房门,把这位美女请进了屋:“坐吧,不用客气。”惠子坐到沙发上,打量了一下李翔龙,只觉得与之前和她交手的似乎完全是两个人。和她交手时,李翔龙混身都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强大杀气和狂傲,丝毫不会因为她是女人,并且是一个绝色的美女而有那怕是那么一点点手下留情。当时,在她心目中,李翔龙就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杀手。而现在,李翔龙却与先前判若两人。他似乎在为自己的突然到来感到意外,脸上虽然装得很平淡,但凭着她女性的敏锐观察力和直觉,她完全可以感受到李翔龙心中的那份尴尬和羞意。“小雨,这几天过得好吗?”惠子见李翔龙一时半会似乎也没打算开口,不想让气氛这么紧张,想借着和小雨谈话缓和一下。小雨对惠子似乎并不是很害怕,但却又象还保留着一部分戒心。轻轻的点了点头,用手语告诉惠子:“我很好,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接着,身子向李翔龙的怀里靠了靠。惠子对小雨的态度似乎早已心中有数,一点也不意外。柔声说道:“阿姨不是来接你回去的,是来和小雨作伴陪小雨的。”听了惠子的话,小雨象是放心了一些。李翔龙见小雨的神情,就知道惠子在这里是待定了。如果小雨很怕这惠子,他还有理由赶她走。但现在,资料专区小雨摆明了并不是很抗拒惠子,那还有什么理由赶她呢?对着这么一个前两天还差点死在自己手上的美女,任是李翔龙的性格再狂傲不羁,也感到十分的尴尬。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把小雨放到惠子手中,急匆匆的说了句:“你自便吧,我进屋去了。”说完,象逃难一样的逃进了卧室里。惠子看着李翔龙的背影,眼中露出一丝笑意,突然感到自己对李翔龙也不是那么恨了,如果不是对手,其实他也很可爱呢。想到这,脸上微微升起一抹红霞。此时,离赵飞云家约数千米的一座大厦顶部,一男一女在疾风中傲然挺立,注视着李翔龙和惠子刚刚发生的一切。吕洞宾把惠子和李翔龙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轻轻笑道:“媚娘,你的后人似乎要遇到对手了呢!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吗?”“哼!小霜若是连这点考验也不能通过,还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后人?”媚娘轻轻扫了一眼兴灾乐祸的吕洞宾,淡淡说道。“话是不错,但这惠子不论从哪方面来看,也丝毫不比司徒霜差呢。而且,加上她的修为也还不错,若是遇敌,还能帮小龙一把。天长日久,谁敢保证他俩不会日久生情?”吕洞宾似乎很想看看媚娘的紧张样子,不过,他还是失望了。只见媚娘沉吟了一下,轻轻的伸出玉手,一本书出现在她的手上,递给吕洞宾:“本来还想等一阵再传给她的,不过……你让李翔龙交给小霜吧,她也是该要赶快增加实力了。”“媚心术?呵呵!看来媚娘你也并不是很放心呢,不过,以司徒霜现在的功底,可以修练这媚心术吗?”吕洞宾接过书册,看了一眼封面上的书名,有些吃惊的问道。媚娘轻轻抬手理了理额边的秀发,嫣然一笑,吕洞宾只觉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世间最美的情影,不禁心神微微一荡,急忙念动功诀,稳住了心神,又听媚娘那充满磁性的娇声说道:“媚心术虽然号称世间媚功之首,但与那些以自身的精神力来迷惑对方的下流功法完全不同。它只是让修练者可以完全的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对功力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但却要求修练者非至真至善之人不可。因为只有至真至善之人,方能至美。”吕洞宾苦笑了几声:“难怪以我的功力都会差点把持不住,这种方式的确与寻常媚术不同。不过,媚姐以后还是不要再拿小弟试功了,否则,小弟还真没把握能否真的把持住呢!”媚娘轻呸了一声,失声笑道:“谁让你兴灾乐祸来着,活该!”突然抬望着远方的天空,皱眉说道,语气中带着一股难平的恨意:“咦?他怎么来了?哼!我走了,不然,否则,难保我不会一怒杀了他的。”话声刚落,空间一阵波动,红光一闪,已失去了踪影。也几乎就在此时,一个白点从远方空中以难以想象的高速冲来,停在了吕洞宾的面前。原来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古装三十左右的男子。文昌四周看了看,疑惑的问道:“吕真人,刚刚我感到一股很强的魔气与你在一起,请问那人是谁,你为何不拦下他来?”吕洞宾似乎很不喜欢这个男子,从他一出现,脸就板了起来,冷冷的说道:“我的事,有必要告诉你吗?”差点没被吕洞宾一句话噎死,文昌脸上露出了怒容,但是,却又很快忍了下去,淡淡一笑道:“那好,既然这样,文昌告辞了。不过,仙魔不两立,想来真人也不会忘记这个道理吧?”说完,一转身,又化成一道白光向离开。“小人!”吕洞宾看着文昌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却又一黯,轻叹一声:“唉!害龙者蜈,杀象者鼠……”看着李翔龙的方向,喃喃的自语道:“希望你不要再走我们的老路了。”李翔龙心神不宁的坐在房间中,正在为如何与那惠子相处而头痛不已,突然接到了赵飞云的传音术:“老大,怎么回事?家里有客人吗?”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神,同样用传音术道:“没事,你进屋来吧,我慢慢解释给你听。”一个小时后……赵飞云听完了李翔龙解释,歪着头想了想,突然问道:“这么说,这个大美女一时半会还走不了了?”李翔龙头痛的也就是这事,苦笑道:“是啊。”赵飞云一脸的兴灾乐祸:“我是无所谓啦,不过,老大,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和大嫂解释呢?好象要不了多久我们都要搬到你的新窝里去了吧?你不会是打算就这么带着个大美女去和大嫂洞房吧?”李翔龙一愣,显然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顿时只觉得头好象大了一倍有余:“这还真是个大问题,你说该怎么办?”“哈,我哪知道。不过,老大你最好快点和大嫂解释这事,不然,你的洞房花烛夜可能会很难过的。”赵飞云一脸无辜的说道,接着,象是想到了什么,把头伸到李翔龙面前,小声的问道:“对了,老大,你真的对这个惠子一点感觉也没有?喂,你那是什么表情,不会是真的给我说中了吧?唉呀!”只见一个叫赵飞云的人形生物从窗口倒飞出去……晚饭时间,赵飞云坐在可以比美五星级酒店酒席的饭桌前,暗暗吞了口口水,有些不敢相信的对惠子问道:“这些菜都是你做的?”“是,如果做的不好,还请多多包涵。”惠子的语气充满了女性特有的温柔。“哈!开玩笑,如果这还不算好,那我们以前吃的不都是猪食了吗?”赵飞云把一排肉扔进嘴里,笑眯眯的连声说道。惠子偷偷看了看李翔龙的表情,柔声说道:“多谢夸奖,如果有什么意见,请尽管提出来。”李翔龙没有出声,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空碗,装了三碗饭,分别一人面前放了一碗:“好了,开饭吧。”惠子微微愣了一下,似乎不能理解以李翔龙这样一个高手,竟然会主动去做装饭这样的小事。在r国,女人的地位是很低的,既使是普通的男人,也不会给女人装饭,当然,酒店服务员不算,那是他们的工作。既使是那些拼命想追求她的男人,也从没在她面前做过这种事。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头涌现,原来,被人平等的对待,感觉竟然是这样的好。“你怎么了?没事吧?”李翔龙见惠子盯着那碗饭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奇怪的问道。“啊!”惠子一惊,脸微微红了一下,竟不敢看李翔龙的眼睛,低声的说道:“对不起,我刚刚想到一点事,走神了。”“快吃吧,不然饭就凉了。还有,在这里没必要这么多礼数的,随便就好了。”李翔龙没有多想。“知道了。”惠子轻轻应了一声,动作十分优美的拿起碗筷,与正在狼吞虎咽的李翔龙和赵飞云一比,立刻体现出了良好的教养。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感到十分的怪异。一个绝色的大美女仪态万千的正在品尝桌上了饭菜,这本该是十分美丽的画面却被她旁边两个很没吃像的臭男人破坏得绝对彻底。但是,细看之下,却又有一种难言的和谐。

  原标题: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胜利日空中阅兵总彩排

  如果买彩票中了头奖,您会用什么词形容这笔钱?在体彩大乐透20030期中得910万元一等奖的H先生用了"飞来横财"这个词,"疫情期间能拿到这笔奖金,真的解了燃眉之急。"

,,一句玄机解一肖